空知鳥

十年东巴皇昴流,五年型月金闪闪。
年少见一爱一,移情快如闪电,逝如朝露。
谁曾想最后沉淀下来的是这二位。
想想他们也算两个极端了:
无私对自我,自戕对偷税。
是纯如白纸显墨黑。
是金光闪耀溶世相。
是喜爱他们,也不全然是喜爱他们。
所谓善至可叹,恶至可赞。
是我自己,是人的一体两面。

鸟在哪里?